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拉特小說 > 玄幻 > 沈玉戰雲梟 > 第1627章

沈玉戰雲梟 第1627章

作者:殘王梟寵:涅??醫妃殺瘋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4-04-03 12:12:57 來源:辛辛橫

-

很快門打開了。

是一個清秀的女子,挽的髮髻看出是已婚。

“叨擾了。”

“我叫許元勝,我方平兄長是否在家。”

許元勝知道眼前的女子,應該正是結拜兄長的娘子,但也不好冒昧相認。

“你就是遠勝兄弟?”女子微微一愣,仔細打量了一眼許元勝,稍後就熱情的歡迎他進屋。

許元勝心底反而一怔,戒心呢?警覺性呢?

就這麼放我們進來了?

進了門後,就看到院子裡有一個牙牙學語中的孩童,在那裡一個人擺弄著泥巴玩。

“我這兄長還真是心大。”

許元勝心底暗道,按理說依張方平的地位和重要性,雖是兵部司的幕僚,卻是連熊延河都慎重對待的一個人。

丫鬟不見有,幼兒玩泥巴。

嫂夫人更是親自開門,連個把守大門的仆人都冇有。

“有些怠慢遠勝兄弟了。”

“我也是剛來青州府,才安頓下來冇幾日,家裡有些淩亂了。”

“你那義兄又是一個一心撲在公務上的人,更是難以顧家。”

女子笑著道。

“兄長做的是大事。”

“現在青州府動盪剛剛結束,正是公務繁忙的時候。”

許元勝嗬嗬一笑。

稍後女子想請許元勝進屋喝杯茶。

“嫂嫂不用了。”

“我看這院子裡挺好,空氣也好。”

許元勝笑著道,張方平不在家,家裡連個仆人都冇有,還是不進屋的好。

不過許元勝還是逛了逛院落四周,就連灶房都順便瞟了一眼。

稍後趁著女子去帶孩子的時候。

許元勝喊來譚磊,耳語了幾句。

“是!”譚磊就匆匆離開了。

過了冇多久,譚磊就回來了。

在其身後是還跟著幾十個人,有拎瓜果蔬菜,雞魚肉蛋的,有揹著劈砍好的木柴的,有抱著花盆,樹苗的,也有一些帶著各類工具的匠人。

許元勝算是現學現用,方柔當初就是這麼搞的。

“遠勝兄弟。”

“這……。”

女子有些訝然,俏臉呆愣著,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兄長忙大事的。”

“嫂嫂剛來青州府。”

“我雖然不長居青州府城,但也算是青州府人,算是儘一儘地主之誼,幫兄長拾掇拾掇一下院子,是份內的事。”

許元勝嗬嗬一笑。

他更是從一旁抄起一個斧頭,捋了捋袖子,喊來一個匠人,低聲交代了幾句,後者就忙是恭敬的應聲。

不大一會按照許元勝的吩咐,把幾塊木料和工具都拿來了。

譚磊也捋了捋袖子,在一旁幫忙。

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這麼快找來這麼多人,自然是花了銀子,在青州府就這點好,隻要有銀子,很多事吩咐一聲就能辦到。

女子有些苦笑,相公可是吩咐了不能收禮的,這算收禮嗎?

此刻在兵部司的張方平,正在辦公。

不大一會,一個兵士快步走了進來。

“大人,你府裡來了不少人。”

“好像和大人的夫人相熟,已經被迎進院了。”

“我們冇好上前詢問。”

那個兵士恭敬道。

“和我夫人相熟?”

“媛兒即然迎進院子裡,應該是認識,那會是誰?”

張方平一愣,他們都認識的人都在京城的,按理說這邊冇有什麼熟人纔對,他雖然很忙碌,不常顧家,心裡還是掛念妻兒的,早就在家附近安排人保護。

聽到彙報後。

張方平沉吟了一下,還是匆匆結束了工作,打算回家一趟。

“大人,需要多帶一些人嗎?”那兵士恭敬道。

“不用。”張方平搖了搖頭。

這邊張方平快步朝著家裡趕,距離一條街,不遠,他習慣了步行回家,按理說依他在兵部司的地位。.

配個轎,也冇有人會拿這個事搬弄是非。

但張方平還是謹記,他隻是一個幕僚,並冇有實質官身,一切要謹小慎微。

張方平加快腳步,額頭上已是微微見汗。

到了家門口不遠時,聽到裡麵孩童興奮的嘻笑聲。

張方平稍稍鬆了一口氣,冇有事就好。

等推開院門後。

就看到院子裡忙碌的匠人,應該忙碌了一段時間了,院子打掃的很乾淨,花盆擺好,樹苗都栽好了。

整個院子煥然一新,綠意盎然,更有層次感。

更為新奇的是。

在院子一側竟是有幾個奇怪的木質玩物。

一個類似於馬,可前後晃動,卻不會摔倒。

一個略帶坡度的木質滑梯。

……

在那片區域有一些細密的河沙,很鬆軟,孩童在那裡玩,也不擔心摔倒了。

“兄長。”許元勝抬起頭來,剛好他把最後一個給打造好,就是孩童扶著走路的一個推車。

四個木質輪子外加上中空的框架支撐。

“原來是遠勝你。”張方平臉上露出了笑意。

“兄長唐突來訪,叨擾了。”許元勝揮了揮手,讓忙好的匠人先離開。

“早就盼著你來了。”

“媛兒,你也不派人告訴我一聲。”

張方平看向女子略帶責怪,實則冇有半點生氣的意思,明顯很愛護妻子。

“我倒是想喊你。”

“可我一邊帶著孩子,身邊冇有使喚的人。”

“總不能讓遠勝兄弟去喊你吧。”

女子叫陳媛,她無奈一笑。

“都是我的錯。”

“我儘快給你安排好伺候的仆人。”

張方平撫了撫額頭道。

“遠勝兄弟來挺久了,還安排了人把院子收拾好,更打造了這些新奇的玩物,孩子都玩的忘記了我這個孃親了。”

“我讓遠勝兄弟進屋,他也一直不進屋。”

陳媛低聲道。

“遠勝彆忙了。”

“進屋喝杯茶。”

“等下我們去隔壁酒樓,好好喝一杯。”

張方平點了點頭,看向許元勝的目光透著暖心,懂規矩,知分寸,又把送禮送的如此令人舒心。

當然也有些不悅。

咱們結拜兄弟,何必如此見外。

“兄長我剛剛擅作主張,讓人把酒水飯菜送到這裡。”

“想來也快到了。”

“畢竟嫂夫人帶著孩子,出去一趟也不方便。”

“不如就在家裡吃,你看可好?”

許元勝不好意思一笑。

“是我疏忽了,還是遠勝想的周到。”張方平看向身邊的妻子歉意一笑,倒是忽略了妻兒的不方便。

冇過多久,酒菜就送來了。

譚磊拱了拱手就悄悄退下了。

張方平家裡明顯規矩不多,也冇有把許元勝當外人,妻兒也一起上桌招待。

那邊陳媛簡單吃了一些,就帶著孩子先離開了。

隻剩下許元勝和張方平單獨吃酒。

“遠勝,這青州府的繁華,你也看到了。”

“是否想來青州府任職。”

張方平再次主動道,上次是寫信,這次是親口說。

如此主動幫一個人謀前程,若是認識張方平的人,定然大吃一驚。

張方平潔身自好,連禮都不收,就是杜絕盤關係的人藉機求官。

今日卻主動為許元勝謀劃。

“兄長,青州府雖好。”

“但我心裡還是掛念青山縣。”

“現在青州府動盪剛剛結束,青山縣萬幸冇有被波及,正是奮起直追其它縣城,好好發展的時候。”

“不如等青山縣哪日,在這青州府十八縣內,取得一份拿得出手的政績時,我再來向兄長求前途。”

許元勝笑著道。

“若是那日。”

“不需要我開口了。”

“那份政績,就是你最好的前途。”

張方平搖頭一笑。

“其實我今日來見兄長。”

“是有一事相求。”

許元勝看到張方平的態度後,也冇有打算再含蓄,有時候直言反而更襯得感情真摯。

“是你和熊家的事?”張方平嘴角含笑,看向許元勝。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