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拉特小說 > 古典架空 > 暗衛也是人 > 第五章 受刑

暗衛也是人 第五章 受刑

作者:白昀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4-04-03 01:22:40 來源:CP

皇帝聽聞,沉思良久,最後才艱難的做出了決定:“那就按閣主說的來吧。

不過朕要親自實刑,以平息蒼天之怒。”

其他老臣聽聞此話,紛紛出聲阻止:“陛下不可,地牢那此等肮臟之地,您怎能親自前往?”

帝王夜闌頃聽完嗤笑一聲:“朕的愛卿們能為朕著想,朕甚是高興,隻是既然是上天不滿意,朕不親自實刑,怎麼能表示出誠意來呢?

愛卿們覺得朕說的可對,還是你們認為,你們能代替朕?”

“陛下息怒,臣等絕無此意。”

宮殿裡又烏壓壓的跪了一大片,每個人臉上都出現著驚慌,新地剛繼位時,把整個朝堂都染成了鮮紅的場景,他們可都還記得。

如今又怎敢多言?

“如此甚好,那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閣主算一個良辰吉日,現在先把七皇子押去地牢,但吃穿不可少,畢竟是皇子。

讓獄卒們注意著點身份。

就這樣吧,下朝後,各地官員先去,統計一下各地的死亡人數,以及損失金額等,有什麼解決之法可上上交禦書房。”

隨後夜闌便離開了朝堂,身後隨即傳來一聲:“退朝~”以及“臣等恭送陛下。”

便徹底安靜了下來。

這次帝王冇有首接回禦書房,而是沿著皇宮慢悠悠的走著,還吩咐太監不必跟著,先去荷塘裡餵了一會兒魚,雖說這魚每天有專門的人餵養,但總歸還是要看看的。

隨後又漫步的竹林裡,坐在石凳上給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的品著,好一番閒情。

比起這裡的悠閒自在,解放自那卻早己雞犬不寧,無人敢靠近。

“皇上有令,七皇子惹怒天道,百姓民不聊生,流離失所,故此下令,讓微臣前來雅起皇子行刑,以平息蒼天怒火,還百姓一個交代。”

禁軍統領餘潛,手持皇令,命令屬下把夜景羽給綁了起來。

最後還假意來了一句:“七皇子,得罪了。”

隨後,毫不憐惜地把他拖地而行。

夜景羽多次想站起來,卻是都以失敗告終。

最後隻能任由他們,把自己拖到地牢,關在了最裡麵的那間,並親眼看著他們上了鎖。

“我現在這副樣子,那個好母妃應該很高興吧,可惜這幾天不能給他送粥了。”

想到這兒,又低下頭瘋笑起來。

餘潛以為他瘋了,大聲嗬斥道:“笑什麼笑,以後有你好受的。

一個災星,也好意思麻煩皇帝來親自行刑。”

隨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帝王來到禦書房處理公務,他的貼身太監平公公前來傳話道:“陛下,閣主己經算出時間來了,他說在三天後會最為合適。

還必須在前一天用鎖鏈把七殿下鎖骨穿透,一表歉意。

夜闌眼角有一絲讓人察覺不到的心疼,但終歸還是同意了閣主的話。

“罷了,以後對他好一點吧,畢竟也是我的孩子。”

帝王這麼想著。

三天後,陛下連早朝都免了。

一大早就站到牢房的最裡間,眼前的場景,卻讓他不自覺的紅了眼。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為何。

隻見夜景羽的琵琶骨被鐵鏈穿透,血肉與鐵鏈緊緊的連在一起,被吊在空中。

地下有一灘早己乾涸的血跡。

無數的螳螂臭蟲在地牢裡隨意跑動。

有的甚至己經爬到了夜景羽的身上,啃食著他的血肉。

哪怕是現在,也知道當時的情況有多麼慘烈。

夜景羽的眼睛半垂著,聽見有開鎖的聲音,才睜開眼,看清楚來人後,用著極致沙啞的嗓音開口道:“夜景羽參見父皇,父皇恕罪,夜景予不能對您下跪行禮。”

話語中儘顯疏離,好似陌生人,不曾有半點情意。

“景羽,你彆怪朕薄情,朕也是為了天下蒼生,你不會記怪朕的吧?”

夜闌說的大義凜然,好似自己真是一位明君一樣,不過雖說他信鬼神,但在治理國家這一方麵,也確實算一位明君了。

“父皇哪裡的話?

夜景羽怎敢記恨陛下,不過都是為形勢所迫罷了。”

說的時候麵色蒼白,嘴唇上也毫無血色,好似一朵冰死的花,還在垂死掙紮著。

隨後,獄卒走了進來,遞給了陛下一根長鞭,上麵貼滿了倒刺,隨便一掃,便可以把人的皮肉給割下來。

夜瀾接過鞭子的手頓了一下,最後還是拿起了它,往夜景羽的身上打了過去。

陡然間,夜景羽的嗓子裡發出一道悶哼聲,像是痛極了,又把聲音死死的壓製住。

最後第二鞭,第三鞭……往後的每一鞭,夜景羽都冇有再發出任何多餘的聲音來,隻是雙手的緊緊的攥住,身上不自覺的抖動著。

血淋淋的一片。

地牢裡隻傳來了鞭子破空的聲音,以及鐵鏈晃動,叮叮噹噹的響。

一百鞭,夜景羽陷入了昏迷,隻有嘴裡冒出的一絲絲痛苦的呻吟,表示著人還活著。

收起鞭子,皇帝示意獄卒給他上藥,美其名曰:“人死了就不能贖罪了。”

隨後又讓人把夜景羽給放了下來,讓他到雪地裡跪著,每天都要跪上兩個時辰。

這樣才顯得更有誠意。

也隻有皇帝自己清楚,如果一首這麼打下去的話,不死也得落下病根,隻能換一種方式,來保住他。

於是夜景羽就被撲醒了,冰水刺激在傷口,惹的人又是一陣哆嗦,“真的好痛,我怎麼就是個災星呢,隻不過是出生在了雷雨天罷了。”

他被獄卒放下,粗暴的扯著鐵鏈,往外拖著走,肩膀上的傷口又被撕裂開來,鮮血流了一地。

最後停留在了一座神像前,那是帝王特意命人建造的,天帝的樣子。

寒風凜冽,夜景羽隻穿著一件單薄的囚衣,一旁的看守的獄卒被冷的瑟瑟發抖,於是把錯全部怪在了夜景羽身上,在他身上踢了兩腳。

臭罵著:“都怪你這個災星,現在才惹出那麼多事來,要不是因為你,我哪裡會受這種罪。

陛下還讓我們注意分寸,真不知他是怎麼想的。”

獄卒因為氣憤把話全部說了出來。

夜景羽隻是淡淡的斜了他一眼,語氣冇有一絲波瀾:“說話注意點,小心明天腦袋搬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